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文化苦旅道士塔读后感_道士塔读后感

来源:短篇散文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7-10-04 20:32:02
道士塔读后感

  道士塔读后感(一):

  这天,我读了散文集《文化苦旅》中的《道士塔》。虽说题名道士塔,但却和莫高窟有着很大的关系。道士塔在莫高窟的大门外,这座道士塔不是为了纪念任何人,而是为了留下让中国最可耻,做了对不起莫高窟的事的大罪人——王圆簏!

  说他是大罪人也有些过分了,他知识那个时候到处能够见到的中国平民,他手持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可他又何时明白莫高窟的价值有多么高。莫高窟它历史久远,是隋唐时期就开凿的,窟被有超多精美的壁画,和无数形象生动的彩色塑雕,窟内还保存的超多佛经文书也极为珍贵。可王道士却把眼前的文物都当做普通的东西,他不止到它的价值,他只想做一笔小买卖,当外国的科学家来时,他也不明白,该在窟口站几个人或添几把锁。尤着大家进进出出。

  他从外国人手里接过极少的钱财,让他们把难以计数的文物一箱箱运走,他的行为好比两枚别针换一只鸡,一颗纽扣换一篮子青菜。他用这么多文物就换来这么点钱时,他却不明白国家损失了多少,不能用金钱来衡量。像王道士这样为了自我利益出卖国家的事情也有很多。就如台湾的陈水扁。这几年,传陈水扁要台湾独立的报道很多。

  有一篇报道说陈水扁的手下为了日本支持台湾独立,陈水扁宁可出卖本国领土,把宝贵的钓鱼说是日报热闹的,这真是可恶。还有些腐败分子,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出卖国家利益。有一个腐败分子,他从美国批了一些电视机,原本只需3000的电视却破天荒的喊到6000,从中捞了3000,可他却只能拿到其中的百分之十,其他的都给了美国,他自我得到了点利,可够家却损失惨重。这些人比王道士还可恶,王道士因为没有文化而把文物给卖了,如果他有文化,我想他绝对不会作出这种出卖国家利益的事。让我们努力学习文化,决不让王道士的杯具重新上演。

  道士塔读后感(二):

  读完余秋雨先生的《道士塔》,顿觉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静,一想到近一个世纪之前,在敦煌莫高窟中已沉寂了许久的经卷、绘画被人堂而皇之地装上马车,一车车地运走,消失在沙漠的尽头时,我的心头就涌起了阵阵酸楚。

  跟随着作者的笔触,我仿佛回到了近一个世纪之前的敦煌莫高窟。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敦煌莫高窟的千古罪人王道士的圆寂塔。随着作者的介绍,我最后了解到,正是这位王道士,为了那诱人而又充满罪恶的银币,将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低价“卖”给了那些所谓的从印度倒溯着唐僧的脚印来中国取经的洋人。这种交易,与其说是“卖”,还不如说是“送”更准确些,就好比是用一枚针换一只鸡,一颗纽扣换一篮青菜那样的“公平”。此时此刻,我仿佛看到王道士正目不转睛地数着银圆。他边数边津津乐道,感叹洋人的“慷慨”。读到那里,我不禁为“这位为了金钱而进行肮脏交易,做出有损民族利益之举的道士”而感到悲哀。悲的是,作为一名道士,竟然为了金钱而出卖中华民族最宝贵的历史文物。我也为那“为了豪华的生活排场”而穷得筹不出运费的中国官僚们感到愤怒。愤怒的是,那些有学问的中国官员竟从未下决心来好好地保护祖国的文化遗产。同时,我更为那些被王道士称为“司大人讳代诺”“贝大人讳希和”之辈而感到愤慨。我恨不能给这些民族败类一个重重的耳光,也恨不能一下子冲上去拦住那些流失海外的民族瑰宝,但猛然间,我意识到,我又能拦住些什么呢?或许只有洋人的谩骂:“你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们的官员都没

  言语,用得着你指手画脚吗?”

  这就是20世纪初发生在我国的真实的故事。这就是现代礼貌社会中,新式的“强盗”与“懦夫”之间的所谓的“公平”交易,是所谓的“荣耀”与真正好处上的“耻辱”的彻底暴光。

  在叹息、无奈和悲愤之余,余秋雨先生在文章的最后写下了“我好恨”三个字。这是作者发自肺腑的呐喊。这仅有的三个字包含了对王道士和腐朽官员的恨,也包含了对祖国灿烂文化和中华民族最真挚的爱。此时此刻,我想起了郁达夫先生以前说过的话:没有伟大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期望的奴隶之邦。在此,请允许我冒昧地套用一下:没有悠久历史和灿烂礼貌相伴的民族,是世界上最愚笨的民族;有了优秀的文化却不知珍惜、保存和研究从而发扬光大的国家,是毫无期望的平庸之邦。

  但愿不如此!

  道士塔读后感(三):

  中华民族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民族。它的历史真的可说是有喜有悲。喜的是从古至今创造出了许多奇迹,如:秦始皇兵马俑、万里长城、京杭大运河等等。悲的是也有许多耻辱,如:火烧园明园、鸦片战争、南京大屠杀等等。而有个人是我们民族罪不可赦的罪人!

  他穿着土布棉衣,目光呆滞,畏畏缩缩,是一个道士,一个农民,一个平民。他就是王圆箓,是这出杯具中错步上前的小丑。他只是一个道士,有何德何能成为莫高窟的主人?他只是一个农民,有何德何能把莫高窟当成自我的宅院?他只是一个平民,有何德何能把持着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难道中国的文官都死光了吗!

  这篇文章是老师读给我们听的,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文化苦旅》。我看了以后更是悲哀,王道士把这些无价之宝的文物看成是玩物,随便送人;把敦煌变成他的农舍,他摧毁了中华民族古代劳动人民汗水的结晶。这时,没有一个人来阻止他,如果不是那时中国政府的腐败,道士自以为真的能够让他对着莫高窟指手画脚吗?不能!

  文章中有一句话让我感触很深:“那天傍晚,当冒险家斯坦因装满箱子的一队牛车正要启程,他回头看了一眼西天凄艳的晚霞。那里,一个古老民族的伤口在滴血。”真的是这样,我们十三亿人的心都在滴血。我不明白,为什么王道士会那样的愚蠢,宁愿把珍贵的文物送给那些外国人,也不肯上报朝廷,把它们留在自我的祖国。如果我能和王道士生活在同一个朝代,我必须会竭尽全力来阻止他,如果实在不行,我会拿一把大折刀,一刀捅死他!

  就这样,莫高窟那些珍贵的文物流落海外。最后我们的祖国繁荣昌盛了起来,如卧龙腾飞般,飞上了复兴的道路上。用巨大的资金买回了王道士送出去的珍贵文物,那些文物因为王道士的愚蠢绕了一个大圈,最终回到了自我的家。中华民族正在用自身的行动治愈这历史的伤疤!

  王道士是一个愚昧无知的人,我们不能像他一样愚蠢,要多为人类留下更多的有价值的东西!

  道士塔读后感(四):

  我不明白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这篇文章,或许并不是所有感触都能够用文字来诠释,总之在合上书的那一刻,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先来说说这个王圆箓,一介草民,大字不识几个。作为人,他是不幸的,生在兵荒马乱的年代,生在日薄西山的晚清,随波逐流,逃荒到甘肃当了道士,为的就是混口饭吃。作为农民,他是悲哀的,他憨厚得近乎愚蠢,愚蠢得近乎麻木。同时,作为农民,他也是幸运的,他把持着中国最灿烂的文化,他周围的每一寸土,每一滴露,每一粒尘,在历史的打磨雕饰下,一颦一蹙,都显得那么大方得体,历代的记忆都氤氲在他的周围。然而,他却不懂得珍惜,他用极为低廉但对他来说极为高昂的价格换走对世界来说奇世珍宝可对他来说却是一堆破烂的杂物。这些东西在他手里就像是自家农舍里种的瓜果蔬菜,是能够随便挑选,能够用来赚钱牟利的。

  他那如孩童般幼稚的想法,如孩童般脆弱的心理防线,只需几句如童话般的谎言,假唐僧也能够拿走真经文。他身上透着一股奴性,几句谎言,所有的外国学者就成了洋唐僧,只要几两银子,所有的大人,洋唐僧,都是他的主子,是主子就就应尽量满足主子的要求。于是,一车车的古物就这样被运走。王道士就是某些人格低下的中国农民乃至中国人的一个剪影,一面镜子。

  我还依稀记得前些日子听过一则新闻,说是几名大学生为救落水儿童溺水身亡,岸边渔船上的渔民却无动于衷。原因何在?因为这一带水流湍急,常常有不少人落水,打捞尸体就成了他们的职业。在他们眼里,死神手中的人们是能够用金钱交换的,当民众强烈要求打捞尸体的时,渔民们竟开出了一万多一具的天价。这就是中国人,在自我和他人之间毅然选取了前者,在金钱面前颔首低眉。那么,中国人在对待个人利益和对待民族利益时的态度堪称云泥之别,自然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再来说说文章的配角,中国的朝廷百官和外国学者。清朝时期官宦的作为想必人人皆知,一堆被四书五经腐蚀得不成人形的臭虫,吃喝嫖赌,见利忘义,不务正业,搜刮民膏,阿谀奉承,讲究排场。不得不说,敦煌文化的超多流失,他们也“功不可没”,那时的中国固然贫穷,但是从这些官吏们日常生活习性上能够得出,中国并不是穷到连这些保护文物的钱都出不起,也不是官吏们没学问,不懂得文物的重要性,而是他们没有这个志气,总是想着让王道士顺手送几份,不是拿来自我研究当摆设,就是送给别人。

  再看看外国学者,仅仅带着永不回头的勇气,千里迢迢来到中国,不惜一切代价,只为目睹东方瑰宝的绮丽,他们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但他们高估了中国人。他们没有想到如此耀眼的文化竟由一个土得掉渣的老农把持,他们没有想到中国几千年来最圣洁的沉淀在他们眼里一文不值,他们没有想到中国官吏有钱没志气,他们更没想到中国人的麻木软弱。

  《道士塔》中有一段话:“外国人未免有点遗憾,他们万里冲刺的最后一站,没有遇到森严的文物保护官邸,没有碰见冷漠的博物馆馆长,甚至没有遇到看守和门卫,一切的一切,竟是这个肮脏的王道士。他们只得幽默地耸耸肩……”作为中国人,我想,究竟是我们就应耻笑外国人太不了解中国太无知,还是就应让外国人用他们的学术报告探险报告唤醒一个疲倦的古老的民族?

  以人为镜,我们不难看到中国人长衫马褂,文质彬彬的外表背后的一颗私心,老祖宗留下的封建愚昧就不能随便乱改,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馈赠就能够视为糟粕。挥霍在自我身上的钱从来不嫌多,一到为公家筹集费用就扭扭捏捏。这就是礼仪之邦,礼貌古国,清朝的疆域幅员辽阔,但是就跟人的心一样,小得连敦煌,甚至连几卷经文都容不下。

  文章接近尾声时,余先生引用了几行诗:

  我好恨

  恨我没早生一个世纪

  使我能与你对视着站立在

  阴森幽暗的古堡

  晨光微露的旷野

  要么我拾起你扔下的白手套

  要么你接住我甩过去的剑

  要么你我各乘一匹战马

  远远离开遮天的帅旗

  离开如云的战阵

  决胜负于城下

  ……

  纵观大清王朝晚期的几次著名的变法起义:洋务运动,是几个略有作为的官员打着富国强兵的旗号维护晚清的统治;太平天国起义,一群农民聚在一齐琢磨着不切合实际的天朝田亩制度;戊戌变法,几个文弱书生干着急,不发动民众,手无实权的光绪帝瞎忙活;辛亥革命,孙中山推翻了封建专制,却不敢向帝国主义实力发起挑战……虽不敢说是全部,但基本上都是一些崇尚个人主义,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操刀舞戈,与强大的封建势力单打独斗,最终倒在历史的血泊里。

  其实我们并非无能,而是我们缺少那一腔誓死捍卫文化,重振华夏之雄风的热血。我们也没有理由怪罪这个王圆箓,以他的见识,也完全无法理解后人往他身上吐口水,扔臭蛋的原因,跟他讲述他所犯下的过错,也但是是鸡同鸭讲,对牛弹琴。也许我们真的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千古罪人并不是王圆箓,而是腐朽没落,即将崩溃的王朝。清朝的皇权愈发僵化,文字狱也就愈发登峰造极。鲁迅先生说过,精神上的麻木比身体上的虚弱更加可怕。文字狱不仅仅扼杀了人们的创造力,钳制人们思想,培养了一群清朝的忠实走狗,还大大滋生了人们的奴性,渐渐失去了辨识力,什么都听老爷主子的,老爷主子说的准没错!就像是恣意生长的爬山虎,牢牢地吸附在即将倒坍的围墙上。

  这是中华民族的杯具,是一个泱泱大国所不愿提及的痛处,他把忏悔做成纱布,包扎自我的伤口,企图挡住那些可怖的蜚语,那些刺耳的斥责,那些不解的眼神……但是这样,这些盐巴也就渗透得越快,伤口也就愈发疼痛,久而久之,伤口也就化脓,溃烂了。

  还要再冷漠么?还要再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么?看看我们手中的传统,手中的文化,还在沾沾自喜么?看到韩国人的江陵端午祭申遗后才火急火燎的张罗起来,那是源于我们的文化,为什么没有像江陵端午祭一样,成为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标签?因为我们忽视了。为什么忽视了?不在乎?不了解?还是无所谓?不管此刻有多少专家出来解释说韩国的江陵端午祭只是在时光框架上与中国相同,而形式大有不一样,都不能掩饰我们对文化宣传保护的漏洞,对文化的忽视,这样的冲击难道还不足以唤醒中国人么?此刻又有传闻说韩国要将风水学进行申遗,难道我们就这样坐以待毙,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源于自我的文化到头来成为别国的名牌么?

  我真的不愿意再看到这样的退缩,这样的逃避,为什么在我们把这类叩人心扉的经典散文供奉起来顶礼膜拜的时候没有人大声的呼喊,反抗。鲁迅先生弃医从文的原因就是他意识到精神的力量是伟大的,而改变人们精神的首先是文学和艺术。在我看来,想要用文章唤醒人类麻木的心灵,不是要把它摆在高处,供世人顶礼膜拜,而是要让文章深入人心,成为人的一面镜子,才能让人意识到自我的丑陋,意识到精神的力量,让每一个炎黄子孙都能意识到保护文化的重要性。

  我也真的不愿意再看到书中描述的场景:凄艳的晚霞正是一个古老民族的伤口在滴血;我也真的不愿意看到第二个王道士,第二个被封建迷信腐蚀的酱缸蛆,我也真的不愿意看到还有第二个道士塔,第二个敦煌。就让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成为历史,从此刻起,我们不会再像文中写得那样,屈辱的走到放大机前,研究从外国买来的微型的文献胶卷,我们要唤醒每一个中国人,用我们的力量,保护永远属于我们的敦煌,永远属于我们的文化,永远属于我们的太阳。

  你能够说我的想法可笑荒唐,但这样仅仅是我作为读者的拙笔浅见,作为中国人的愤懑无奈,甚至是难言的悲哀。

  道士塔读后感(五):

  中国的历史源远流长,中国的文化更是博大精深。正是这些给中华儿女留下了许多的智慧结晶,而一些无知的人却白白糟蹋了。因而酿下一出出巨大的民族杯具。余秋雨笔下的一小说《道士塔》,就描绘了一个因人们的自私,贪婪而留下的民族杯具。

  一位逃荒到甘肃的湖北麻城农民,在那里做了道士,几经转折,不幸,他当了莫高窟的家。把持着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王道士为了一点金钱把莫高窟中价值连城的文物白白送给了欧美学者,此刻的中国人正为了那几毛钱的运费而不愿意把文物运到省城博物馆保管。他们不可能明白欧美学者是多么高兴自我从一个蠢人手中抢救出那么多遗产文物。

  中国古代最灿烂的文化之一,就这样被一个无名道士断送了。难道中华文化只是渺小的一个道士能够断送的?当时诺大的中国连几卷经文都存不下,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一个为了几毛钱都不愿意拿出救文物的国家,怎样可能保护好中国灿烂的文化。

  文中作者引用了中国青年写给火烧圆明园的额尔金勋爵的几行诗句:我好恨,恨我没早生一个世纪,是我能与你对视着站立,阴森幽暗的古堡,晨光微露的旷野,要么我拾起你剩下的手套,要么你接住我甩过去的剑,要么你我各乘一马,远离天遮天的帅旗,离开如云的战阵,决胜负于城下。一句句深入人心的话,无不表达出后人们对前人的痛惜。

  每一个历史文化杯具,都让我们中国失去了许多只属于我们中华礼貌的光环,也让我们后人明白一个国家的文化要想永远流传下去,就就应用最率真的态度对待历史留下的一切。

  道士塔读后感(六):

  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每每想起余秋雨的《道士塔》,心中不免有些寂寞,又有些憎恨。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在道士塔中以前住着一位姓王的道士,他是敦煌石窟的罪人。

  当各国艺术家都在创作他们的举世杰作时,古老的敦煌文化正在王道士的手上一步步走向深渊。

  他,一个道士,因为看不惯雕像、壁画,就找人将雕像砸碎,将古老的文化变成几个怪模怪样的天师灵官;将“唐代的笑容,宋代的衣冠”都涂成一片惨白。

  虽然“藏经阁”是王道士发现的,但他却没有将这宝贵的文化遗产留下来,外国人的一点钱、商品就能换回几大卷在此刻能够算得上无价之宝的经书。

  “1905年10月,俄国人勃奥鲁切夫用一点点随身带的俄国商品,换取了一大批文书经卷;1907年5月,匈牙利人斯坦因用一叠银元换取了24大箱经卷、5箱织绢和绘画;1911年10月,日本人吉川小郎和橘瑞超用难以想像的低价换取了300万卷写本和两尊唐塑;1914年,斯坦因第二次又来,仍用一点银元换去了5大箱、600多卷经卷。。。。。。”这是在文中写到的,令人惊讶的不仅仅是用那样低廉的价钱换走了一大批的经卷,更让人绝望的是中国文官们的滔滔奏折中竟没有提“墩煌”一个字,甚至那些各国的冒险家没有任何手续、任何关卡地就来到中国。

  但如果单凭王道士的迂腐,还不足造成墩煌毁坏性的损坏,可恨的是中国官员门对文物毫不重视,贪婪的他们一步步把文物吞没了,享受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一切的一切,在他们眼中,就只有钱,钱对于他们来说比任何东西都重要,但他们不明白,再多的钱也买不会这些文物,再多的钱,也弥补不了他们的罪过。

  看看莫高窟留下的古代造型艺术杰作和浩如烟海的经书,就明白敦煌文化是人类罕有的艺术宝库。但是,这一切几乎都在王道士和中国官员们的手中完结了。他们太卑微,太渺小,对他们再愤怒也无济于事,因为他们那无知的躯体无法扛起中华民族的尊严,无法付起那笔沉重的文化债!

  我为墩煌莫高窟默默流泪。。。。。。

  道士塔读后感(七):

  这天,我读了一篇文章——《道士塔》。故事讲述了莫高窟的主持王道士结果外国人极少的钱财,让他们把难以数计的敦煌文物一箱箱运走。

  这是一个历史杯具。遗憾、愤怒、痛恨在我心中交杂。我很王道士因为一点小小的恩惠,就把历经一千多年的历史也是我国艺术宝库中的文物就这样拱手让人了,同时,也为我们无能、落后的名族发出一声叹息。或许,旧中国真的是饥不择食。也期望,这样的杯具永远不要发生了。

  道士塔读后感(八):

  看到了吗,那西边凄艳的晚霞?那是一个古老民族的伤口在滴血……

  当那几车、几十箱、几百卷的文物被运往其他各国时,孰知,那是我们中国延续到此刻的伤口。

  那愚笨的道士总是自作聪明,当他把洞窑壁画涂成自我觉得漂亮的样貌的时候,他不明白,他损害的是一个民族的礼貌古迹;当他把那些婀娜的雕塑砸到他满意为止时,他不明白,他丢弃了一个民族的文化古物;当他以贪图小利送出洞窑里所有东西后,他更不明白,他已成了一个千古罪人……

  仅仅一个道士,就毫不吝啬地把我国千古礼貌送了出去,我们是该批判他的愚蠢,还是该批评当时统治者的短浅目光?一个金光闪耀的石窟,怎会让一个道士看管?还有那些文人竟然明白这些文物的价值,又为什么单单吝啬于那点运费?就像作者说的“只要看看这些官僚豪华的生活排场,就明白绝不会穷到筹不出这笔运费”。相比较外国的那些学者冒着生命危险前来征集的精神,这又是何等的令人悲哀!

  当看到我国的文物被运往其他国时,我的感情不单单能够用愤怒来形容,那种是感情高于怒与恨的。

  当日本学者说“我想纠正一个过去的说法。这几年的成果已证明,敦煌在中国,敦煌学也在中国”时,中国专家没有太大的激动。对啊,敦煌在中国,敦煌学也在中国,可那些文物却不在中国。当自我的东西到了别人手里,自我研究时还需经过别人的同意,且要用照下来的胶片去研究。这可谓只是心酸所能概括的?

  伤口总会被抚平的,可那个疤痕,却无法抹去……

  道士塔读后感(九):

  看过书的序,对于“苦旅”,我便有些不解,虽没有太白乘轻舟的飘逸,也没有放翁骑瘦驴的洒脱,但无须顾虑衣食住行的麻烦,何谈“苦”字?

  确切地感受过,才能够体味其中一二。苦的并不是旅行本身,而是这路途上所经过的文化,这苦有几分坚忍,这苦有几分沉重,这苦更有几分职责()。

  鲁迅说“失败是把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莫高窟内,千古的文化不幸地落入无知的农人之手,壁画被毁,塑像被砸,宝物以低价流出华夏大地。难道这不是杯具?是,这是!是莫高窟的失败,是中国的失败。

  王道士在这场杯具的演出中但是是一个丑类,他所代表的不是自我,而是多少年来中华的短处。他们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没有文化的浸染,对于民族的历史荣辱没有概念,眼里只有金钱与市井的喜怒哀乐,甚至对于文化的价值没有概念。他们没有错,错的是千百年来对于他们的忽视,不经受教育,价值观的构成便有了漏洞。父传子,子传孙,对于他们,人生便只有一个目标,吃饱穿暖,有些贪念便是得个小官当当。

  难道这不苦?苦,这苦中有沉重的文化陋习,这苦中,有太多的不负职责,百姓的不负职责,官员的不负职责,开山鼻祖的不负职责。。。。。。

  以前孕育了几代繁华的古老的中华,竟没有想到,在文人雅士的底层,还有一个对生活,对文化都无能为力的人群。

  于是,中华大地坍塌出一堆废墟,那是文化的废墟,是坍塌的中华民族古老的脊梁。

  道士塔读后感(十):

  听了余秋雨先生的《道士塔》,心头一向被一股弥久不散的阴霾压抑。漫无边际的悲愤袭来,我仿佛看到一个目光呆滞、神情猥琐的老道立在沙漠边,注视着那深深的两道车印。这一个画面的定格,蕴含了多少的惨然与愤然啊!我好恨!

  这个老道叫王圆箓,以前是莫高窟的住持。但目不识丁的他根本不了解莫高艺术的璀璨与繁荣。无价的壁画在他手上竟宛如儿戏般的被覆上了惨白的石灰,一尊尊精湛的上古礼佛竟被他应手击碎,去塑成了粗劣的佛像。但就是这样一个蹂躏艺术、摧残艺术的人,历史却如同开玩笑般的,将莫高窟最精湛的艺术结晶留给了他。可这个卑微的王道士,竟拿着莫高,乃至中国、世界的艺术精魂,换来了少量的一叠外国人给的银元!那大车大箱装走了多少的艺术瑰宝啊!连同王道士的愚昧、无知,一同坠入了时空的漩涡。于是,中国的古文学界又多了一个弥深的黑洞!悲哉叹哉!

  愚昧不是错,而知错犯错就是大错特错了。如果说王道士是历史的罪人,将万顷的经书宝卷挥霍出洋,留下艺术的空白。那他也但是是因为愚昧无知罢了。这便如同一位世代耕织的农夫,即使他藏有唐寅的真迹,他又怎会懂得欣赏呢?而此时懂得欣赏莫高艺术的人呢?晚清政府的官员呢?他们对此毫不知晓吗?翻开史书,此时的官员正钟鸣鼎食,品茗览卷,极尽悠哉之至。而他们为何不去善加对待,予以保护呢?他们的回答是多么的可笑,何等的荒唐!竟言之,运费过昂,不便出资!岂有此理!

  回言历史,清政府的愚昧腐朽又岂输于王道士!种种所作所为恐有过之而无不及!英法为鸦片二度侵华,大好河山惨遭蹂躏,火烧圆明园,大火三日未熄!异物奇珍,珐琅翡翠,那一样又会输于莫高佛典?而这些艺术精华,清政府又岂会不懂!八国联军侵华,慈禧、光绪溜之大吉。《辛丑条约》谈判桌上,4。5亿两白银拱手外献。当慈禧说出“量中华之物力,给予国之欢心”的丧国之语时,她又岂会不知祖宗河山是何等珍贵!而她却葬送了、摧残了。这显然比王道士之流更罪恶深重、遗臭万年!

  而如今,应对日益丰实的科学文化知识的殿堂,我们却不知珍惜,不尽力汲取。难道要数年之后,为我们抱憾的后人说我们是历史的罪人,是王道士,晚清幕僚之流吗?我想这几个名词,哪一个都内含值得掂量的分量,哪一个都足以令人遗臭万年!

  我仿佛又看到一个老道立在沙漠边,望着深深的两道车印,目光呆滞,神情猥琐。我更不明白这格还要定多少年!

文化苦旅道士塔读后感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林清玄散文读后感400|林清玄散文读后感